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衔接班的干姐姐
衔接班的干姐姐

记得那个还是在初中升高中的一个暑假。

  报名参加了一个衔接班,里面有刚刚初中毕业的,也有高中的,反正是鱼龙混杂,什么样的人都有。

  有一次去得晚了,很不情愿地朝教室后面走,幸好,后面有一个美女,坐在倒数第二排,可惜她边上已经有人了,只好坐她后面。

  坐定后看那美女,不算很细致的那种,但是很耐看,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。

  开始上课了。大概是老师叫我们拿什么书吧,美女回过身那她的包包,这一回不要紧,却让我吃了一惊。

  原来,可能由于是天太热,又在几十个人的没有空调的教室里上课,她竟然没有戴胸罩,而且又是很薄的丝质的衣服,两粒深色的点点就这么暴露在的我的面前。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地就站了起来(我很奇怪我当时很淡定地没有摸上去~~)。可惜那只是瞬间的事情,她就已经转了过去。

  但是更惊人的还在后面。她拿了书之后把包包放在了桌肚里,她的整个背后我都可以看见了。

  我先是确定了,她确实没有戴胸罩。当我的目光下移的时候,却发现了我一生中第一次见到的东西——露股沟的低腰牛仔裤。

  当时这种东西绝对还没流行,能在这样近的距离(最多50cm)如此仔细地看着一个美女的股沟,那种感觉,实在是太爽了!!!

  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,就把我老早挺得要爆掉的鸡鸡掏了出来(最后一排就我一个人,运气实在是他妈的好!),拿了张纸巾,一边看着她的股沟,一边幻想着她的美胸,三下两下就射了。

  我那天肯定是疯了,射完了写了张纸条:“姐姐,你的屁股真美,胸前两点也美!”卷了一卷就塞在了她的股沟里(后来想想,这么前卫的美女,一定是故意给人看的,人家不夸她她才不爽嘞!)

  一等我塞了纸条进去,那美女猛地一回头,吓了我一跳。

 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,摸了摸后面就取出了纸条。

  我看着她的反映,她好像在我的纸条上写了什么。

  我这时候又做了一件很疯狂的是,把我刚才打飞机的纸巾也塞进了她的股沟。

  她这次没有回头,就拿出了纸巾,闻了闻之后扔在了包包里面。

  过了一会儿,她把纸条传回给了我,上面多了一句她写的话:“小色狼!姐姐还有更美的!”

  看着她清秀的字迹写出这种挑逗的话,我刚刚射玩的鸡鸡又立了起来。

  正当我还在思考该给她会什么话的时候,她的一个举动差点没让我狂喷鼻血——只见她的裤带一松,本来露出差不多3cm的臀沟一下扩大到了5- 6cm,这还没完,然后她微微站起(说半蹲比较恰当),双手抓住裤子,慢慢地褪了下去……

  天哪!我竟然碰到了一个淫荡的美女。

  她也够大胆的,边上有人她照样敢做!

  不过她似乎也意识到了旁边的女生好奇的一转头,随即把她的包包拿出来隔在了她和她旁边人的中间(忘了说了,我们都在最右面靠墙,所以她只有左边有人)

  很显然,为了低腰裤的美感,她也没有穿现在流行的丁字裤。

  她褪下低腰裤之后没有马上坐下,而是半蹲着不停地扭动这臀部~~于是乎她的整个大屁股就在不到我面前50公分的地方诱惑着我。

  OH MY GOD!!!

  看到这种景象再不射我就不是男人了!

  这次我摒弃了纸巾,射在了自己的手上,然后我沾满精液的手掌穿过了桌子、椅子的缝隙,把我刚才射出的精液都抹在了美女的美臀上~~当我躲在桌子下面往她屁股上抹精液的时候,发现她的左手在裤裆中间一起一伏……她也在手淫啊!!!

  于是我继续抚摸着她的美臀,直到她突然一阵战栗地到达了高潮~~她趴在桌上休息了一会,却没有把裤子拉回去,然后我也就一直趴在桌子上欣赏她的美臀,我的精液让她的美臀闪闪发亮,更平添了几分诱惑力。

  总之那节课我在射了两次之后还是一直坚挺,那节课也就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了。

  终于下课了,她等边上的人都走光了之后,拉上了裤子,扔给了我一张纸巾——那是沾满了她淫液的纸巾啊(原来她拿了我的精液纸巾,用这个来交换了)我本来像叫住她,问问她叫什么名字,可是她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反正还有很多节课呢,我想,以后有机会,再找她好好玩玩!!!

  过了两天又要上课了。

  课堂里人不是很多,因为有些学校已经提前开学了。

  但是那个淫荡美女还是坐在老位置。于是我也毫不犹豫地又坐在了她后面。

  坐定后我仔细观察了下她——

  她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,很短,估计刚刚能遮住屁股。

  她雪白的大腿就整个得露在了外面,实在是诱人。

  连衣裙的吊带很长,也就是说,她一小半美丽的背部和脖子都露在外面。

  可惜的是,今天她穿了胸罩,不过为了美观,是那种没有肩带的。

  还好,从她的腋下,我还是能看见她乳房的一小部分。

  上课了,不一会儿我就昏昏欲睡(热且没有空调)。

  于是我决定找点事情做做,给前面的美女写了张纸条:“姐姐,帮我消消暑吧!?”

  几分钟后她传回了纸条:“小色鬼,又要干什么?”

  我答道:“当然是干你咯!”

  这次她没有传回纸条,我却等待着她的淫行。

  她果然没有令人失望。

  只见她把连衣裙撩了起来,下摆围在腰间,于是她的整个下身都暴露在了我的眼前。

  她穿得是一条紫色镶蕾丝边的内裤,虽然没有丁字裤诱惑,却也别有风味。

  接着她把纸条传回来,上面写道:“这样可以了吧?”

  我没有理她,而是掏出了鸡鸡。

  但是这个鬼天气也实在恶心,捣鼓了半天鸡鸡还是软趴趴的。

  看着她雪白的背和脖子,我突然兴起,一把把她的连衣裙的后面拉下来,露出了她胸罩的搭扣。

  我麻利的解开她的胸罩,她的胸罩一瞬间就滑了下去。

  她赶紧用手捂住胸部,回头瞪了我一眼。

  我以为完了,没想到她也没说什么,反而把手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,把胸罩拿了出来。

  她的胸罩也是紫色带蕾丝边的,相当诱惑。

  她把胸罩放在了边上的椅子上,我一不做二不休,一探身把她的胸罩拿了过来。

  她并没有阻止我,反而作出了更大胆的举动——只见她双手抓住内裤的边缘,慢慢把那条蕾丝内裤褪了下来。

  这还没完,她一边脱内裤,一边挺动着屁股,就像是那天脱低腰裤是的翻版她把内裤褪到膝盖的位置,就不再有动作,却传过来了一张新的纸条:“我们一起爽吧。”

  我从背后望着她,看看她到底要如何个爽法。

  为了看清她在干什么,我稍稍站起了一些——我看见她在笔袋里翻翻找找,难道说……

  果然,她从笔袋里拿出一支很粗的圆珠笔,左手就向胯下摸去——她这次竟然要用圆珠笔手淫!

  她微微站起,右手搓了几下乳房,左手在下身摸了两把,就把圆珠笔对准下身,很顺利地插了进去。

  “靠!果然这个骚货已经不是处女很多年了!”我心里想着,眼睛里看着,手上却拿着她的胸罩开始套弄着我的鸡鸡。

  再看那个骚货,一支圆珠笔在阴道里进进出出,伴随着她下身的挺动,我多么希望我的鸡鸡就是那只圆珠笔啊(当然不希望像它这么细啦)。那个骚货看来是个老手了,不一会整个背部一片红晕,煞是好看,脸上更不用说了,她趴在桌上,半闭着眼睛,显得有些迷茫,不过玉唇微启,显然已快要高潮了!

  果不其然,随着她的一阵抽搐,我看见她屁股不停地用力,就这样她到达了高潮。

  也就在这时,一股浓浓的精液自我的鸡鸡喷涌而出,射在了她的胸罩上。

  完事之后,我看着她慢慢地从阴道里抽出圆珠笔,圆珠笔上亮晶晶的,显然是她的淫液。

  我传纸条给她说:“把圆珠笔给我,胸罩还你。”

  我从桌子下面的缝隙把她的胸罩递了过去,并接过了她自慰用的圆珠笔。

  拿过了圆珠笔,我先是闻了闻,觉得也是有一股腥味,但是显而易见的,这种味道很能挑起性欲。

  我吮吸着那支圆珠笔,直到把她的淫液添得干干净净,却看见她正在用手把她胸罩上我的精液收集起来,然后“滋溜”一下都吸入了口中,随后假装有东西掉在了地上,躲在了桌子下面戴胸罩。

  她戴胸罩的时候面对着我,我终于第一次看见了她裸露的乳房——不算很大,但一看就是弹性很好的那种;乳头还是很粉嫩的,看来她挺注意保养得。

  同时,她还没有拉上内裤遮掩的阴部我也可以看见,但不真切,只是隐隐约约觉得,她的阴毛很多但也很整齐,显然经过了修整——“姐姐,你果然很骚吗!”

  我挑逗着对她说道。

  “嘘!不要说这么响!”说完她已经整理好了衣服,趁着坐到座位上的动作顺势拉起了内裤。

  之后我们就没说什么,因为今天我射的很激情,几乎没什么力气了。

  终于下课了,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,她站了起来,但我还坐着,因为我实在是有点虚脱。

  她的衣服显然很凌乱啊,连衣裙已经起不到把胸罩藏在里面的作用,下摆也都是翻上来的,露出了她的内裤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我还是可以看见她大腿内侧的液体残留的印记。

  这个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,伸手就朝她的私处摸了上去,她倒也没有躲闪,只是有意识地把大腿夹紧了一些。这样我反而更爽了,因为手臂已经不需要用力,有她夹着我就可以了。

  我用手指在她的私处摸了一会儿,她突然很急地转过身去——我的手指都差点扭断——

  原来看门的老大娘来了:“你们怎么还不走啊,这里关灯了!”

  我听那老大娘的语气,似乎并没有发现我们的淫行,就很淡定地说:“好吧,我们马上走。”

  那骚货也说:“嗯,我们现在就走。”

  于是,我把鸡鸡塞回裤子里,手依旧放在骚货的两腿之间,和她依偎着从那老大娘面前走过。

  那老大娘有些诧异地望着我们,却也没说什么,就是摇摇头,也跟着我们走了。

  走出学校的门,我的手在她的私处摸了也有十几分钟了,突然觉得一阵湿热——她竟然被我摸出了高潮!

  然后她的身子一下子瘫软下来,倒在我的怀里。

  她大概比我矮一头,确实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啊。

  看着她美丽的脸庞,我实在禁不住诱惑了,低头在她的唇上印上深深的一吻。

  在这个长达数分钟的吻之后,她亲亲推开了我,说道:“今天就玩到这里吧,下次坐在我边上吧。”

  说完就有些蹒跚地走向她的电瓶车。

  我本想拉住她的,但转而一想,既然她已经让我继续玩下去,我又何苦打断这一切?

  【完】